辽宁工人报刊社
 

“执拗”钳工练就盲拆绝活

——记辽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杨巍

奋斗寄语

高超的技艺都是练出来的,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精彩。

——杨巍

今年46岁的杨巍,是辽宁铁法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小青矿刨煤队检修班组长。他长期奋斗在一线,是刨煤掌子面的“技改专家”,并接连获得6项国家实用新型专利。

“从普通钳工到技能大师,你有什么窍门?”“学习!”每当有人问起他的成长历程,杨巍都是如此回答。他说:“钳工是个精细活儿,需要时间积累和不断学习,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13年前,杨巍从地面单位申请到条件艰苦的刨煤队,立志搏击煤海一线。为提高专业水平,他放弃了篮球、摄影、骑行等业余爱好,一有时间就捧着书本,专注地研究理论知识。工作中,杨巍有一股执着甚至是“执拗”的劲头。一次井下作业,掌子面新更换的电磁阀组出了故障,一时间又找不到说明书。杨巍四处打听,当得知通用重机公司机修车间有同类阀组后,他顿时忘了井下的劳累,下班后刚一升井,就冒着大雪前往通用重机公司。借到阀组回到生产现场后,他直接蹲在地上拆装试验,直到彻底弄通故障原理才离开,此时他已经连续工作了近20个小时。

杨巍有一手盲拆的绝活,这是在掌子面特殊条件下练出来的。“有的刨煤工作面采高太矮了,身子卡在支架内不能动,头也无法面向挡销部位,只能凭经验和感觉摸索着进行盲拆。”杨巍说。

细看杨巍的手背,满是斑斑点点的小疤痕,这些“记号”都是盲拆时手背四处碰壁留下的。“为了保证接触零部件的手感,只能摘掉防护手套反复调整部件,还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检修,手受伤在所难免。”他说。

一次,W3—1501刨煤工作面液压支架出了故障,支架平均高度1.3米,最矮的地方只有半米,杨巍只能爬过去,一处处排查隐患、清除故障。两个多小时后,在他的精准操作下,故障部位终于成功修复,支架又重新恢复了自由推移。还有一次维修支架,当时正赶上顶板淋水,地上的水就快没过靴子了,杨巍干脆直接卧倒在水里作业,一干就是几个小时。等到故障排除了,他的身子几乎被冻僵。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2021年,杨巍凭借高超的技艺,一举斩获辽宁省职工技能大赛暨全省煤炭行业技能大赛第一名,获得辽宁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称号,这是对他勤学苦练、奋战一线的最大肯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