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工人报刊社
 

动漫男生的亚运风口

作者:文|张东亮

梁佳瑞(右一)与官方“气氛组”同事。

硬核音控师

2023年10月1日晚,杭州第十九届亚运会羽毛球男子团体决赛在滨江体育馆展开。当国羽男团0比2落后印度队时,赛场上响起一首寓意逆势而上、永不放弃的歌曲《逆战》。激荡人心的旋律,热血燃烧的歌词,与赛场上健儿们挥拍起跳的动作搭配得天衣无缝,全场气氛瞬间沸腾。

关键时刻,中国羽毛球选手李诗凭借顽强的意志,在一度落后的局面下奋起直追,为中国队扳回关键一分。最终,中国队以总比分3比2逆转战局,夺得金牌。在拿下决胜局制胜分时,赛场上又播放了一首《我爱你中国》,将气氛推向了高潮。

为呈现精彩的场馆音乐秀,梁佳瑞所在的亚运会体育展示团队不只紧扣竞赛本身,也围绕参赛的各代表团和出场选手特点,做足了功课。在男篮B组中国香港队与中国台北队中场休息时,梁佳瑞播放了《我爱你中国》《我的中国心》等歌曲,引发全场共鸣,观众大合唱。有网友评论:“这届亚运会不简单,音控师太能调动现场气氛了!”

这还只是梁佳瑞的牛刀小试,接下来,越来越多的赛场音乐引起广泛关注。游泳比赛前,热场歌曲是《千年等一回》;蹦床比赛一开始,音乐又变成《西游记》片头曲,让人不由联想起孙大圣连翻几个筋斗云的画面;乒乓球赛场上放周杰伦的金曲串烧,伴着《霍元甲》《双截棍》等快节奏国风歌曲,观众助威口号喊得格外有劲儿……这些背景音乐不仅与比赛项目、选手和国家有关,还与观众情绪、气氛以及文化紧密相连。既有激励、庆祝的功效,又兼具活跃气氛、抚慰的作用。既让观众感受到比赛的紧张刺激,又充满趣味和幽默,令人耳目一新。

音乐是一场盛大赛事的灵魂,梁佳瑞凭借才华和努力,在本届亚运会上,把音乐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很多人不禁好奇,只有26岁的他,如何把自己炼成一位举重若轻的“音控大伽”?

音乐改写命运

1997年,梁佳瑞出生在河北省张家口市,长大后就读于浙江传媒学院影视配音与体育解说专业。刚毕业那会儿,梁佳瑞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在杭州一家酒吧做打碟DJ。出于对音乐的热爱以及生存需要,他很珍惜这份工作,还特意自学了吉他与乐理知识。“当时我也不确定会不会一直从事DJ工作,就想着干一行爱一行,做就要做到比别人更出色。当然,最重要的是别让老板炒我鱿鱼,那我就交不起房租了。”梁佳瑞苦笑说,那时他日子过得挺艰难,手里没钱,对未来也很迷茫。

酒吧是鱼龙混杂之地,尤其梁佳瑞所在的那种“慢摇吧”。每当夜色渐浓,都会有大批年轻男女前来听着劲爆的音乐买醉,甚至猎艳。一次,两个醉酒女孩儿喜欢上梁佳瑞洒脱自如的打碟风格,非拽着他喝酒,他不敢拒绝,一直被灌到吐。还有一次,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土豪,强迫梁佳瑞在台上给他女朋友唱“荤歌”,遭拒后恼羞成怒,直接把啤酒瓶砸在梁佳瑞的头上。

短暂的DJ生涯虽有不少辛酸,但梁佳瑞也从中发现了自己的优势:他不仅热爱音乐,喜欢放歌、打碟,更擅长调动现场观众的情绪。后来,在一位学长的建议下,梁佳瑞离开了混乱的酒吧,转型做更能发挥自身优势的音控师。

就像各类演出和赛事都离不开灯光师一样,负责在活动现场播放歌曲、控制音效、调动氛围的音控师,也是一种让人向往的酷职业。梁佳瑞跟着学长的团队跑了许多场子,不断磨炼自己,还恶补了几千首中外歌曲。“都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但想成功攀上任何一个行业的顶端,都需要付出常人不能及的努力。”梁佳瑞说,为了苦练音控技术,他耳朵都被音响震出过毛病。

2021年,已经积累了不少工作经验的梁佳瑞,进入浙江蕞红体育文化策划有限公司,成了一位正式的音控师,兼体育赛事播报员。从小型比赛到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中国职业篮球联赛、亚运测试赛……梁佳瑞一路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023年杭州第十九届亚运会上,身兼报播员、音控师两职的梁佳瑞,核心工作之一就是调动现场气氛。而音乐,是他最直接的道具。“我会通过音乐引导观众欢呼喝彩,为双方运动员加油,辅助运动员在赛场上保持激昂的状态。”

大大的黑框眼镜、蓬松的头发,梁佳瑞给人的第一印象,有点儿像动漫里走出来的男生。然而他“二次元”的外表下,却有着一颗澎湃的爱国心。男篮中国香港队与中国台北队的比赛上,梁佳瑞不仅播放了爱国歌曲,还在工作台上脱口而出“只有一个中国”。这一幕恰好被同事记录下来,上传到社交媒体,网友们纷纷点赞,称他为“China Boy(中国男孩儿)”。

对于这次亚运会背景音乐的“出圈”,杭州亚组委回应称:“年轻人更懂年轻人,我们试图用有个性的方式展示他们的热情与活力。这也是杭州亚运会的另一面,有助于让更多年轻人了解亚运,了解杭州。”

亚运会的另一面

评价起自己频频“出圈”的选歌,梁佳瑞说既有运气成分,也是悉心筹备的结果。别看他坐在赛场工作台上放放歌、喊喊麦很潇洒,背后却需要做大量准备工作。在亚运会开赛前,他就和同事准备好500首音乐,包括竞赛音乐和非竞赛音乐,曲风涵盖抒情、摇滚、民族等绝大多数音乐种类。选出歌曲后,还要向场馆提交音乐文件进行审批,审批内容包括词曲及演唱者信息等,场馆通过后,再向亚组委体育展示专班提交备案,工作量巨大。

此外,比赛过程往往瞬息万变,需要音控师对音乐内容、段落有非常高的熟悉度,才能第一时间配上最合适的音乐。毫不夸张地说,曲库里的500首歌,梁佳瑞每一首都了如指掌。尤其是一些热门歌曲,几分几秒是副歌,每一段歌词表达什么内容,已成为一种条件反射。“这得益于我之前当DJ的积累,还有大大小小比赛的工作经验。”梁佳瑞说自己并非网友们口中的“天才”,都是后天努力的结果罢了。

据梁佳瑞透露,亚运会在赛前、赛中、赛后对“气氛组”的要求各有区别:“赛前的主基调是引导和铺垫,让观众了解要比赛的项目和参赛运动员;赛中则根据比赛进程适时展示,让观众更好地融入比赛;赛后更多是把控情绪,让大家在安全的前提下有序离场。”

音控师无疑是气氛组的核心成员,他们必须在工作中把握好尺度,让情绪调动有一个合理的阈值。梁佳瑞解释说:“音乐不能太沉闷,否则赛场气氛不佳;也不能燃,太燃会场内安保带来压力。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这很考验音控师的功力。”

2023年10月8日晚,为期16天的第十九届亚运会刚落幕,梁佳瑞那些堪称神来之笔的背景乐播放就被人做成短视频合辑发到网上。网友们纷纷留言:“应该让他上春晚,太会整活儿了,没有一首BGM(背景音乐)是白放的。”

不久,梁佳瑞火上了央视。面对央视记者的赞赏,他谦逊地把功劳推给同事:“我们是一个大团队,是大家协同合作的结果。火不火没那么重要,能向世界展现中国年轻人的青春活力,我觉得挺好。”

亚运会结束后,梁佳瑞又在杭州第四届亚残运会中担任草地掷球项目的中文播报员,为更多观众呈现精彩的体育赛事。干一行爱一行的性格,让他成了多面手,无论是做音控、DJ还是播报员,都堪称出类拔萃。梁佳瑞说,亚残运会结束后,他将回归CBA赛场,继续做音控师和播报员,“我会继续用自己的声音和热情去感染大家,让更多的人爱上体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