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工人报刊社
 

跟着石油工人纵横四海

我的父亲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代石油摄影人。我出生的第二年,大庆油田被发现,可以说从小我是听着“铁人”王进喜的故事长大的。那时,我浏览过父亲拍摄的关于石油的所有照片,黑白照片朴实无华,但许多精彩的瞬间至今仍然感动着我。

1975年,我成了四川石油管理局的一名钻井工人。这是石油系统基层、最艰苦的岗位。1983年,我在辽河油田报社开始了职业记者生涯。1985年考入鲁迅美术学院,学习两年,1988年10月调入刚刚组建的中国石油报社。刚开始,在行业报当摄影记者,我与许多报社同仁一样,感叹没有机会参加那些重大事件的报道。但正是行业报记者工作,使我有机会跑遍中国各大油气田,见证了中国石油工业几十年的浮沉起落。其实无论什么行业,大到国家,小到家庭,都是伟大时代的一部分。

从一名普通石油工人到石油战线记者,我亲身经历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石油会战。特别是重点石油勘探开发、新建的大型炼油厂、长输石油和天然气管道,每个项目都是国家级重点建设项目。深入这些重点工程采访,让我开阔了眼界,进一步了解了石油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作用。长期在生产一线奔波,也让我有了走近一线石油工人的优势,能时刻捕捉他们的朴实和善良,以及他们所创造的业绩。

到一线去

30多年前,今首都北京二环路外的许多市民家里还在烧蜂窝煤,导致空气污染十分严重。为让北京市市民用上清洁高效的天然气,1992年,从陕北至北京的天然气管道动工了,918公里长的天然气管道要跨过高山、穿越河流进入北京。当时技术落后,施工机具简陋,管道建设采用人海战术,成千上万的建设者爬坡过坎,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我主动申请到管道建设一线采访。刚到陕西省府古县,我便听见附近山梁上由远而近传来的川江号子:“嗨哟嗨,嗨哟嗨……”

我拿起相机直奔山梁上的施工现场,进入眼帘的是32名四川油建工人,抬着重达1.8吨的钢管协力上山。山坡陡峭,工人们深一脚浅一脚,要用喊出的号子来使脚步整齐划一,集体发力。从山底到山顶短暂的200多米,却让他们付出了巨大的艰辛。被阳光暴晒后的工人,黝黑的脸庞上渗出滴滴汗水。看着照片中劳动者拼搏的身影和坚毅的面容,我更加理解了油气管网建设中的“中国速度”,不由得心生感慨。

20世纪90年代末,石油行业将地质勘探瞄向高海拔地区。我国有69%的国土是山地,若能在山地实现勘探突破,将为国家提供丰富的油气资源。然而,高山地区的勘探条件十分恶劣,很多地方人迹罕至,处处奇峰怪石,沟壑断崖。

我第一次到天山南麓的立塔克地区时,被那里的地形地貌惊呆了——布满沟壑的山地即使轻装攀爬,也需要良好的身体条件,更何况要将机器设备运到山顶打井放炮,收集数据。我问他们,找油找气,为什么要登到山顶打井放炮?技术人员说:“高山的隆起是最显著的地貌特征,在高山上采集的数据,能很好地解释地质运移规律,是探明油气资源必不可少的工作。”

1994年7月,我第一次跟随勘探队进入山区。由于没有经验,我背了太多的摄影器材,在烈日下爬山5个多小时后,体力不支晕倒在山上。后来听工人们说,他们把我抬到阴凉处,灌了两瓶藿香正气水,我才慢慢清醒过来。从此,我与这些基层工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那次采访,为了记录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我连续几天与他们在一起。喝的水断了,粮食不够吃了,胶鞋没几天就穿坏了……艰苦的磨炼,辛勤的汗水,最终换来镜头下那些朴实坚韧、英勇无畏的石油工人群像。

也在这一年,报社派我去新疆塔里木油田做长达半年的驻地采访。在进入沙漠腹地时,工人筑起一道大门,两边分别写着“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横批赫然醒目:“征战死亡之海。”也正是这句话,激发了36岁的我要大干一场的决心。

影像的力量

只有到了沙漠才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我从1992年开始拍沙漠题材,第一次进沙漠的时候,一股股热浪蒸腾。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沙漠,我产生了深深的疑问:人类怎么可能战胜自然?

我一直认为石油是个怪物,跟它打交道有两面性,一面是最原始的工作状态,要靠人骑着骆驼深入沙漠,在荒漠里勘探、打井;另一面要使用最先进的技术和大量的资金。石油勘探开发的每一次发现,都离不开技术的进步。

而摄影,能接触到的是最原始、最辛苦的那部分。

在我的石油摄影相册中,最让我自豪的是油田公路防沙题材。为了开发塔里木油田,国家决定修一条566公里长、深入沙漠中央的公路。修建这条公路非常难,当时世界上没有这么长的沙漠公路,也没有修建经验,而且,塔克拉玛干沙漠是流动性沙漠,种草种树、防风固沙是维护这条公路的主要手段。

我每年都要去塔里木采访,年华似水流,当年工人种的小树苗已长成大树,沙漠公路两侧也变绿了,我头顶的头发却越来越稀疏。但是我相信,用20多年时间去关注一件事,肯定有价值。2018年,我的摄影作品《永远的冷湖》在《中国石油报》刊登,一些老柴达木人看到后激动得热泪横流。我想,这就是影像的力量吧。

后来,这些照片被我整理在一起,变成了一本书——《见证石油》。出版一本用影像记录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历程的书,一直是我的夙愿。30多年浓缩在一本书中当然不能面面俱到,但是见证和记录却是实实在在的。许多感人的瞬间和重点工程建设场面,都在方寸之间定格为我自己的“史记”。

从1988年《中国石油报》创刊,到我退休的2018年,正是改革开放中国石油工业发展最蓬勃的30年。我遇到了中国石油发展最快、变化最大的时期,深感幸运的同时,也有一种使命感——用影像的方式,将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记录下来。我在第十四届中国摄影金像奖的获奖感言中有这样一句话:“你不负时代,时代必然不会负你。”职业生涯呼啸而过,时间的长河里,岁月在积累,生命在沉淀。所以,对这句曾经的叹,我相信,我是如此地相信。     

进行石油勘探的技术员在崇山峻岭间找寻最佳的开采地点。

2010年冬,丁伟记录下在寒风中奋战在一线的石油工人,也正是这张照片让他声名大噪。

辽河油田石油会战现场。

钻井时的井喷瞬间。

2010年2月,一场大雪后的天山南麓,采油工人前往井区进行油品采样。

在喀斯特地貌的深山之中进行钻井开采。

荒无人烟的沙漠中,不停低头抬头的采油机是工人唯一的陪伴。

2012年5月,施工队穿山越岭修建输油管道,以此保障石油高效稳定地运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