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工人报刊社
 

天堂遗珠落在南太平洋上

汤加的里罗山脉。

第一缕阳光照射的地方

风光绮丽的汤加是全世界最早迎来黎明的“日出之国”。以胖为美的汤加人对游客十分友好,汤加也因此被称作“友爱群岛”。作为全球公认的“零污染”国家,这里不仅拥有湛蓝的大海、形态各异的礁石岩洞、珍奇的雨林动植物,还有千年的王朝历史、一夫多妻制法律……一段纵横南洋的帝国往事缓缓展开。

汤加王国位于太平洋西南部,由170多个热带岛屿组成,其中36个是宜居岛,此外为无人居住的珊瑚岛和火山岛。汤加拥有747平方千米陆地面积,10.4万人口。

坐落在塔布岛北岸的努库阿洛法是汤加的首都,也是全世界最先开始新一天的城市,汤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生活于此。临海而建的努库阿洛法市地势平坦,高层建筑不多,但房屋很整齐,大多为红顶白墙,与金灿灿的阳光、清澈湛蓝的海水交相辉映,看上去整洁明快。

汤加首都的中心城区只有万余人,其他人口以社区的形式居住在环岛公路旁。努库阿洛法的市民大多亦农亦渔,他们在这座南平洋岛屿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远离其他国家首都市民的忙碌和焦虑。

塔布岛上基本没有路灯,当地人也没什么夜生活,他们在这座“田园城市”中怡然自得,男女老少热情开朗、友善好客。我抵达首都努库阿洛法的时候,正遇到汤加人不顾暴雨,在市集上庆祝“世界粮食日”。对于善良的汤加人而言,仿佛一饭之恩都应该礼天。

汤加几乎没有工业,全国只有一些制作织席、树皮布、椰肉干的小工厂。这里看不到烟囱林立,听不见机器轰鸣,自然也没有工业污染。

努库阿洛法唯一的一条大街是海滨大道,从汤加王宫直通海港。建于1867年的王宫为3层木楼建筑,红瓦顶、白粉墙,掩映于苍翠的松林间,端庄恬静。首相府也是红顶白墙,两三栋小楼就装下所有的政府机关。

努库阿洛法有一座规模宏大的英式教堂,周日来此做礼拜的人很多,国王也经常随民众参加祈祷。距此不远处还有一个“三石塔”巨石拱门,两边垒起5米高的珊瑚石柱,上面横一条6米长的石板,这是汤加古王宫的拱门遗迹,已有千年历史。因汤加靠近国际日期变更线,此处也是看到世界第一缕阳光的绝美之地。

位于海滨大道附近的日界线饭店,是努库阿洛法最现代化的宾馆,因“太阳最早升起的地方吸引着各国游客。每年元旦,全球媒体均会报道这座城市率先迎接新年的情况。而最迟迎来新年的岛国西萨摩亚,则要比汤加晚整整一天。

早在3000多年前,波利尼西亚人就来到汤加群岛居住了。公元950年,也就是我国的五代十国时期,这里就成立了图依汤加帝国,迄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汤加也是目前大洋洲唯一个君主制国家。

汤加虽小,却风光绮丽,堪称南太平洋上的“小夏威夷”。这里拥有热带雨林的自然风景,众多的岛屿各具特色,除了深邃湛蓝的大海,还有形态各异的礁石岩洞,珍奇的热带雨林动物、植物,民风极其淳朴。每年都有六七万游客从世界各地前来观光,为汤加贡献了可观的外汇收入。

当我从汤加首都来到埃瓦岛,却发现这里是另一番景象。因为一场火山爆发,整个岛上的建筑损毁严重。这里没有酒店,餐厅也很少,物资匮乏,仅有的几家超市都是来自福建的中国人在经营。自1998年汤加与中国建交以来,如今在该国生活的华人有三四千人,其中90%来自广东、福建。他们大多在当地经营小超市、餐厅和旅馆,这让我在当地多了一份亲切感。

以胖为美的汤加。

以胖为美,一夫两妻

受英国、荷兰等殖民者、传教士的影响,汤加是一个保守的基督教国家。谁若在公共场合裸露上半身,或穿着吊带、抹胸等衣服招摇过市,会被处以鞭刑。

每逢周日,汤加人都要在家里过“安息日”。这天,所有的餐厅、酒吧等场所全部关门;外出游泳、跳舞等娱乐活动被认为是不礼貌的行为,甚至连下海捕鱼都不行。

我刚抵达埃瓦岛,便被告知周六下午餐厅已全部关闭,要到周一才开门营业。正愁无处填饱肚子,旅行社老板娘笑盈盈地端来了椰奶炖鸡、炸鱼块、蒸芋头,热心介绍我暂住在村民乌里家中。

晚霞斑斓的傍晚,我和当地人一起在海滩拾贝壳,风里是椰奶和烤树薯的甜味儿,耳畔有哗啦啦的海浪声。微风轻拂脸颊,使人感到轻松愉快。

在汤加,全民都以胖为美,拥有大脸、短脖、水桶腰的重量级女人最受欢迎,被当地人视为美女。为了达到增肥目的,汤加女性毫无顾忌地吃高脂肪、高能量食物,甚至还嫌自己不够胖,把厚厚的布缠在身上增加丰满感!

汤加男人也是以胖为帅。对于当地人而言,肥胖不仅是衡量美丽的标准,还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汤加男人的平均体重约为170斤,女人是140斤。

汤加还实行一夫多妻制,男人可以娶两个老婆。走在这个美丽的岛国街头,经常会发现一个壮汉身边跟着两位妻子,她们有说有笑,相处和睦。这是因为汤加男人的第二任妻子,必须从第一任妻子的姐妹、亲戚、闺密中寻找。法律规定,如果第一任妻子身边没有男人喜欢的女子,或者男人看中的是她闺密,大老婆却不承认那是她闺密,那么男人只能打消娶两个妻子的念头。因此,汤加男人能不能娶上第二任妻子,很大程度上是由第一任妻子决定的。

周日清晨,我在乌里家刚一起床,他高高胖胖的妻子就皱眉提醒我,要做好饿一天肚子的准备,因为周末饭店不营业。我微笑着告诉她:“不怕,我旅行箱里带了中国泡面和罐头,一会儿大家一起品尝。”乌里夫妻俩听后哈哈大笑,然后捧出了为我准备的面包果、蒸龙虾、炸鱼块……汤加人是如此善良可爱。   

汤加人的饮食以当地出产的面包果、山药、木薯、芋头和香蕉为主。这些高糖分淀粉作物和岛上盛产的高脂肪椰子、进口的熟食罐头等,都导致汤加人热量摄入过多,这也是他们肥胖的主要原因之一。

乌里每天5点起床,在后院搭建新房子。海啸摧毁了他的海边酒店,他决定扩建自己的家,做成新民宿。他的妻子只管数钱,并不爱下厨房。乌里忙活半天砌好了半面墙,还得自己爬树摘绿香蕉蒸着吃。我问他:“您只有这一位夫人吗?”他苦笑着搓手点头。我俩的对话被他妻子听见,她很坦然地双手一摊,大方补充道:“没办法,他从我的亲戚中挑不出来第二个美女了!”

乌里原本以打鱼为生,大半辈子生活在海上。有一次船坏了,他在海上漂了9天才获救,可谓死里逃生。此后随着汤加旅游业的发展,乌里就拿出积蓄投资了一家小酒店。平时他也救人,岛上警察登门,必是渔船失踪了,拜托海上经验丰富的乌里去寻找。他从来二话不说,扔下工具就出门。

汤加是世界上极少数允许人类与座头鲸同游的国家,驾船带游客去海上追鲸鱼也是乌里的一个营生,那是他最开心的时候。每当听到鲸鱼宝宝的嬉闹声隔着甲板传来,他便露出孩子般纯真的笑容。随乌里出海追鲸的我,用手机录下了它们的“歌声”,心中也生出一份想要爱护它们的情感来。

不出海时,村民就带我上山。山峦起伏,风起涛涌,不时有雄鹰和海鸥低空飞过。“快看!”随着乌里手指的方向,我听到鲸鱼的喷水声忽地响起,继而就从不远处的海面上看到一道几十米高的彩虹水柱……多么壮丽的奇观。

猪吃海鲜,人穿树皮

汤加属于热带雨林气候,一年中没有分明的四季,只有旱季和雨季。也就是说在汤加,要么干旱到一滴淡水都非常珍贵,要么雨水连绵不断,每年11月到次年3月,常有飓风和暴雨。

作为“零污染”的国家,汤加的水可以直接饮用。但因为全境没有一条河流,水资源完全靠地下水或者收集雨水,汤加人家家户户都备有储水罐。旱季的时候送他们罐纯净水作为礼物,是非常珍贵的。

比起送淡水当礼物,在汤加,给人献肥猪才是最高礼仪。2023年初,有中国企业与汤加合作,在汤加机场修建了一座宾馆,国王都出席了开工典礼。当天,岛民为国王举行“献肥猪”仪式,他们在全国挑选了一头最大、最肥硕的猪,宰好后敬献给国王图普六。人们载歌载舞向前,国王表示接受,全场欢声雷动。国王随即把猪转送给了中国工程队,表达他真挚的谢意。

汤加人养猪不用猪圈,而是散养,猪还会去海边游玩。久而久之,它们有了能在浅水中“捕猎”的本领。每当退潮时,汤加的猪都能娴熟地在海边寻找到鱼、螃蟹、海贝、海草等食物。这种吃海鲜长大的猪,食之肉质紧致,味道鲜美。

在汤加最有代表性的美食是烤乳猪,这是一道国菜。用柴火烤制的一整只仔猪,外焦里嫩,色泽油亮呈橘红色,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儿,入口肉质细嫩皮焦脆,十分美味。

除了烤乳猪,汤加的卡瓦酒也极具特色。它是用卡瓦胡椒的根茎磨碎成粉,再用水调制而成的。颜色看起来并不清亮,还有点儿混浊,像汤药一样。喝了卡瓦酒后舌尖会先麻木,继而精神镇静、全身松弛,体验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与舒适。除此之外,当地还有海鲜、椰汁拌生鱼、烤香蕉、蒸槟榔等,独具南太平洋美食的风味特色。

在汤加,男女老少都不穿裤子,而是一律穿裙装。男人不管是参加重要活动,还是与恋人约会,都是裙穿到底。即便正式场合上身西装革履,下身仍然是一条裙子。

穿草裙是汤加人世代流传的风俗,在他们眼里这既环保又贴近自然。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普通汤加人穿的草裙都很整洁新鲜,身份尊贵之人的草裙却破破烂烂。原来,草裙破旧是地位显赫的象征,且越破越珍贵,有历史年代感代表了永久和长远。

汤加人身上色彩绚烂的衣服,是用一种叫“塔帕”的特殊布料缝制而成的。塔帕的制作方法是把桑树和无花果树的树皮浸泡后,再放到特制木板上反复捶打,剩下的是薄如蝉翼的纤维,最后经过印染晾晒,就可以裁剪成漂亮衣裙了。树皮的纤维组织极具韧性,因此用塔缝制的衣服非常结实,广泛应用于床上用品和地毯的制作中。一匹20米长的“树皮布”,在汤加的售价接近1000美元。

人均GDP约为4300美元的汤加,虽是一个算不上发达的国家,但这里的人们阳光乐观、善良纯朴,和当地的天然美景一样魅力十足。难怪著名的旅行作家保罗·索鲁说:“汤加群岛是一片未被开发的处女地,也是南太平洋上最后的伊甸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