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工人报刊社
 

套路

利用“瞒天过海”之计,把逐利之手伸向基层,却冠以特色之名。无处不在的诱惑,在大是大非面前,孰轻孰重?

老姜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当天的报纸,这时,科员小张敲开了他办公室的房门,说:“领导,有客人找你。”老姜从字里行间抬起头来,看到进来的是两个陌生人。

胖点儿的满脸堆笑,自我介绍:“我是省公司下属图书服务公司的经理刘刚,这是我的助理小唐。”一听说他们是总公司派来的,作为分公司宣传科科长的老姜马上热情地站起身,一边和他们热情握手,一边拿出自己的好茶让小张沏茶倒水。

刘刚一边客气,一边开始介绍他们此行的目的。原来,图书服务公司出版了本名为《保护好你的孩子》的书,准备免费赠送给省内各市中小学校的孩子们。书中收集了近年来频发的针对青少年的各种骗术,旨在以案说法,保护好涉世未深的少年儿童。

他从皮包里拿出一份总公司的文件递给老姜。老姜匆匆浏览了一下,和刘刚介绍的一致,还有总公司宣传部的公章。老姜不解地问:“这是件好事,我理应全力配合。可你们为什么不和教育局一起合作呢?他们可是正主啊!”刘刚面带难色地说:“我们和各市教育局的领导不太熟悉,不好开展工作,只好麻烦各市的分公司领导协助我们完成这项惠及孩子的工作了。你们只需和学校打个招呼,其余的工作都由我们的人去完成。”

作为一家即将上市的传媒公司,旗下各分公司和本市学校都有许多业务上的往来,找分公司帮忙拓展渠道也属正常。况且,老姜觉得这个赠送图书的活动策划得不错,不仅提高了孩子们的防范意识,还没给学校和家长增加额外的负担,部门又只联系不出人,年终总结还是一个亮点,一举三得的好事值得全力配合。

“放心吧,我们一定全力以赴,配合你们把这次活动搞好。”听老姜这么说,刘刚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还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烦姜科长。为了更好地推进这项工作,我们希望分公司也能出台一份文件,这样方便我们到学校去开展送书工作。”说着,他又从皮包里拿出几份文件,都是其他市分公司模仿总公司起草的文件。老姜粗略翻看一下,觉得大同小异,就对小张说:“参照这些文件,起草一份咱们分公司的。”老姜又问刘刚:“书什么时候能送到?”“书正在印刷,过几天就能送货,希望姜科长多多支持。”老姜连连点头,一看到了饭点儿,就热情地说:“为了欢迎两位领导的到来,今天咱们也别吃食堂了,我请两位吃点儿本市特色吧!”刘刚诚惶诚恐地说:“那怎么行?还是我请吧!”老姜嗔怪道:“等到总公司你再请我们吧。”

他们说笑间就来到了停车场。趁小张取车的工夫,刘刚悄悄地对老姜说:“姜科长,我给你带点儿土特产,一会儿咱们加个微信,你把家庭住址发给我,我给你送到家里去。”老姜忙推脱道:“无功不受禄,咱们都别客气。”

小张按照老姜的要求,把赠书活动的事情和学校的大队辅导员沟通好了之后,把标有联系人手机的名单交给了刘刚。刘刚很高兴地拿着文件和名单,与助理一起深入学校开展工作去了。

虽然刘刚反复强调不想给他们找麻烦,自己跑学校就行了,但老姜还是非常关心他们的工作进展情况。所以,他每天都会给刘刚打个电话,问一下进展情况,如果实在太忙,就让小张过去帮忙。

这天,老姜刚想给刘刚打电话,他的手机响了,显示的是实验学校大队辅导员小颖的号码。老姜正好想了解一下校方对送书活动的反应,马上就接听了她的电话。

“姜大哥,你派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小颖生气地说。

她的话把老姜弄愣了,他忙问:“谁惹大小姐生气了?”

小颖说:“刚才有个叫刘刚的带着他的助理,拿着你们部门的文件来了,说是要为孩子们免费赠送防诈骗的图书。我说这是好事呀,他说书还在印刷厂集中印刷呢!我说不着急,闲聊了一会儿后,他开始向我介绍一个课外辅导网站,说是一个让孩子和家长一起学习、共同提高的教育平台,让我推荐给学生们。前3个月免费试用,如果觉得效果不错,第一年半价,还答应给我不菲的提成。市教育局三令五申学校不允许向学生和家长介绍、推荐任何课外的学习网站和平台,他这不是拿送书当幌子,顶风作案给我套上吗?考虑到大哥你的面子,我才没和他们发火。你可得小心这个人,会给你惹祸的。”

小颖的一席话,让老姜开始犯合计了:不说是赠书吗?怎么就改成推销网站了呢?难怪不让我们陪着去学校,妥的套路啊!

老姜觉得事关重大,急忙打通了总公司宣传部梁部长的电话。梁部长听罢,说这件事他也不清楚,是手下人和图书服务公司的人策划的。老姜从朋友的角度提醒他说,他们手里拿着你们部门的文件到处招摇撞骗,你得过问一下,如果产生不好的后果就麻烦了。梁部长说,他抽空一定好好查一查。

老姜听出梁部长话里敷衍的成分,联想到刘刚给他的名烟名酒还有答应小颖的提成,这里边的利益输送不言自明。老姜马上找出刘刚的名片,打通了他的电话。老姜严厉地说:“小刘,我刚刚接到了几家学校的投诉,反映你向校方推荐课外辅导网站的问题。教育局有文件明令禁止,校方也坚决反对,我建议你暂停这项活动。”刘刚尴尬地笑了笑,说:“姜科长,别的市怎么没有这种过度的反应呢?咱们都是一家人,没那么严重吧?”老姜强压怒火地说:“别的市什么情况我不了解,也不想过问,但在我这儿,到此为止。另外,你送给我的东西,我已经按照你名片上的地址快递回去了,请你及时查收。欢迎你随时来检查指导工作。”说完,他并没在意电话另一头的刘刚如何凌乱,果断地撂了电话。

老姜叫来小张,把名片交给他,说:“刘刚要把两瓶酒两条烟送到我家,我没告诉他住址,他就放在收发室了。你按照名片上的地址给他快递回去,把快递发票拍照留存备查。”

一个月后,老姜在省公司的官网上看到了赠送《保护好你的孩子》一书的活动总结报道。省辖的20个分会只有5家分会的宣传科没有获得优秀组织奖,其中就有他们。看完这则消息,老姜觉得不得什么组织奖并不重要,关键是没有掉进别人设计好的埋伏里,更没给学校、学生、家长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点儿劫后余生感觉的老姜自嘲地一笑。可他的笑容还没来得及退潮,主管他部门的李副会长就一脸铁青地推开了他的房门,生气地说:“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向我汇报?咱们分会各项工作都走在全省前列,这次活动怎么连个组织奖都没拿到,你让我这张老脸情何以堪?”老姜急忙让他坐下,说:“这件事没向你汇报是我的失职,但我觉得这件事我做得没错。”

于是,他将事情的前后一五一十地做了汇报。听完老姜的解释,李副会长拉长的脸慢慢恢复了原样,他边往门外走边说:“这事就算过去了,会长要是问起,我也知道怎么汇报了。以后多沟通,多一个人,多一份智慧。”望着李副会长郁闷的背影,老姜心想,这点儿小屁事我都做不了主,还设我这个职位有个屁用。

有一天快下班的时候,老姜的同学老韩打电话约他撸串,顺便想和他商量点儿事。老姜正好有空,就答应了。老韩安排的串店是本市的一家老字号,他经常在这里招待朋友。老姜以为今晚受邀的人会很多,可他进屋的时候才发现只有他们两人。他开玩笑地说:“老同学,就咱俩?没这么隆重吧!”老韩笑道:“咱俩边叙旧,边向你咨询个事。”

老韩是一家私企老板,多年艰苦打拼,坚守诚信经营,企业逐步做强做大。由于企业经营状况不错,他也会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为企业赢得了很好的口碑。这次他找老姜就是想和他商量是否可以参加由省协会企业部策划的一项名为“为一线职工送一瓶水,献一份爱心”的活动。

老姜接过老韩递过来的文件,觉得怎么和图书服务公司赠送《保护好你的孩子》一书的活动那么相似呢?就连文件里边的行文造句也有似曾相识之感。文件的核心内容是参加献爱心企业需要向活动组委会捐赠两万元善款,用于购买活动所需的品牌瓶装水。活动结束后,由组委会向爱心企业赠送锦旗和奖牌。

“你有什么想法?”老姜问。

“我觉得活动不错,就是不知道靠谱不。”

有了上次的教训,老姜觉得有核实一下的必要。他马上打通了企业科老赵的电话。老赵是企业科的科长,他们在一个楼层办公,都归李副会长主管,平时关系处得不错,所以他们之间的交流就省去了许多程序化的环节。老姜开门见山地说:“为一线职工送水那个活动靠谱不?别像上次送书活动似的套路咱们。”老赵说:“这是省协会的一个品牌工作,每年都要开展一次,今年把爱心企业加进来,凸显了活动的创新性。协会有要求,企业有需求,职工得好处,白纸黑字,大红公章,还能有错?”老姜心有余悸地说:“上次也是白纸黑字大红公章,不还是被套路了吗?”老赵戏谑道:“那是你的‘上眼皮’不靠谱,可别到我这儿以偏概全。我看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老姜一本正经地提醒道:“老兄,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有人给你小恩小惠,千万别伸手啊!”老赵笑道:“你放心吧,这点儿觉悟我还是有的。”

两人大笑一阵之后,老姜放下手机,说:“我记得每年都是协会拿钱,不知道今年为什么要企业拿钱。一瓶瓶装水按一元钱计算,这得买多少水啊!”老韩敞亮地说:“为公益事业做点贡献是企业天职,只是现在社会复杂,什么人都有,我也是怕鱼目混珠,才征求一下老同学的意见。”老姜不无担心地说:“虽然钱不多,但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觉得你还是慎重点儿为好。”老韩对老姜的谨慎十分感激,他端起酒杯,说:“工作的事情先告一段落,下面咱们喝酒叙旧。”在他的提议下,两个酒杯充满激情地撞在了一起。

几天过去了,老姜几乎把这件事给忘了,就在这时他收到了老韩发过来微信照片,是他到一家企业送水时拍摄的。协会的李副会长和企业科的老赵也现身其中,数十位穿着整洁工装的工友排着整齐的长队,他们的身后是用瓶装水垒成的一人多高的“水墙”,场面蔚为壮观。老姜在微信中说:“活动非常成功,工友们太辛苦了,这钱花得真值!”老姜连忙发了一个大拇指的表情包,回复道:“为你的善举点赞。”

一个月后,老姜在省协会的官网上看到了这次活动的综述。省辖20个分会的企业科全部获得了此次活动的优秀组织奖;25家爱心企业分获特殊贡献奖,老韩的企业也赫然在列。20个分会的主管领导在和省协会领导的合影中,老姜发现李副会长的笑容特别灿烂,他手捧奖牌,一扫上次的阴霾,与在自己屋里时判若两人,仿佛他的笑容只向奖牌绽放似的。

老姜还注意到报道的结尾有这样一段话:“据活动组织者介绍,首批200家企业的职工已经陆续收到了爱心企业赠送的品牌瓶装水,第二批受赠企业也已经确定,这些企业的工友们将在近日收到来自社会各界献上的爱心。本网站将持续关注活动的进展情况,与大家一起分享一线职工的沸腾生活。”

看完报道,老姜陷入了深思,25家企业的捐款足有50万元,至少能买50万瓶瓶装水,如果按数量打折还会更多!这个庞大的数字忽然提高了他对这次活动的关注度。

他马上给同学老韩打去电话,问他上次去企业慰问,捐赠了多少箱瓶装水。老韩告诉他,大概100箱。他马上又给企业科的老赵打去电话,非常艺术地问他,还能不能争取一个慰问的名额?老赵回答说爱莫能助,因为需要慰问的企业太多了,赠送量已经从100箱降到了50箱,但还是不能满足需求,你就别给我添乱了。放下电话,老姜开始盘算这笔账,扣除购瓶装水的大头,再加上活动一些必要的花销,比如车辆、人员、宣传等费用,省协会大概能弄个收支平衡,看来这个活动还是靠谱的

如果不是后来一家名为“清泉水厂”的厂子爆雷,说不定“为一线职工送一瓶水,献一份爱心”活动将会成为省协会当年大事记中浓墨重彩的一笔,甚至以一种皆大欢喜的效果永存业绩史册。

事情是这样的,一家全国著名的瓶装水厂家在本市经销处的负责人,偶然看到了晚报上关于这个活动的报道,职业的敏感性让他起了疑心,因为这段时间里他们并没有这么大的出库量。他通过关系找到一家参加活动的企业,拿走了几瓶活动赠水,邮回厂家对水瓶和水质进行了检验,发现是假冒产品。他们立即报警,警方顺藤摸瓜,终于查到是清泉水厂仿冒了该厂的产品,生产了近60万瓶冒牌瓶装水。

据清泉水厂厂长交代,是一个名叫古职峰的人让他仿冒名牌瓶装水的。根据他提供的线索,警方很快就将古职峰抓获归案,他没有丝毫抵抗,就供出了这批水的最终接货人是省协会企业部的负责人。他的出货价是0.2元/瓶,而在开发票的时候,企业部的负责人却让他开出了0.8元/瓶的高价。

事件曝光后,老赵特意宴请了老姜,对他善意的提醒表达了感激。他给老姜斟满了酒,拍着老姜的肩膀,深有感触地说:“没想到,又是一个深深的套路,幸亏听了你的劝告,要不……”老姜知道他要表达什么,就和他撞了一下酒杯。可在喝下这口酒的时候,他忽然生出另一个疑问:如果那个诱惑足够大,他们是否也能守住底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