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工人报刊社
 

胆大心细终成器

作者:文|聂与来源:当代工人

方春刚

本溪钢铁(集团)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歪头山铁矿汽车修理一级技师,曾获全国机械冶金建材行业岗位能手、辽宁五一劳动奖章、“本溪工匠”等荣誉称号。


冬,天还未明,方春刚已走在路上。一条蜿蜒崎岖的山道,是他每日的必经之路。5时50分,方春刚准时从家出发,去往45公里外的市区。几十年来,风雨无阻,雷打不动。

同样雷打不动的还有阅读的习惯。早上,方春刚匆忙吃几口饭,就翻起了书。达·芬奇有句名言:“好人的天生欲望是知识。”方春刚正如此。他爱读书,阅读时,心里总是自在又踏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方春刚技校毕业,总觉得基础知识薄弱,多读书,心里才有底。

引路人

外人眼里,方春刚按部就班的生活习惯近乎苛刻。实际上,这源于父母的言传身教。方春刚的母亲是下乡知青,当初嫁给他父亲,就是看中了对方是十里八村的烧砖能手。据说相亲那天,母亲私访父亲工作的砖窑,一进门就看见一张专注的脸。“镜头”在母亲眼里瞬间定格,并在方春刚的成长路上不断闪现,坚韧不拔的父亲是无声的榜样。母亲同样要强,当上了生产队妇女队长。对方春刚而言,在各自岗位上出类拔萃的父母,指引着自己不断向前。

20世纪90年代,方春刚考上本钢技校,在当时并非易事。1993年,方春刚技校毕业,被分配到本溪钢铁(集团)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本钢”)歪头山铁矿。同时分配的6名毕业生中,只有他被分到总成班组,其余人都去了发动机班组。当时,发动机班组已有20多人,总成班组变速箱检修却只有零星几个技工。他问父亲:“我的班组是不是待的地方不够好,咋办哪?”父亲只回一句话:“是金子,在哪儿都能发光。”

进入本钢,引路者不再是父母,而是师傅。可方春刚的第一个师傅,只拿一本书给他丢下句“看吧,不会就问”,再无多余交流。这就是师傅吗?失望之余,方春刚不服输的劲儿上来了。他回家苦读,边学边问,几天下来,啃完了整整一本教材。这时他才明白师傅的良苦用心:靠自己摸索的路才刻骨铭心。

一天,师傅指着一个变速箱说:“装吧,装坏了算我的,装成了算你的。”这句话让方刚湿了眼眶。师傅看似少言寡语,却给了自己极大的信任和鼓励。方春刚没让师傅失望,他书读得透,知识记得牢,装一个变速箱不算难事。几个步骤下来,他觉得自己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技工。看到方春刚的快速成长,师傅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胆大心细就能勇往直前。”后来,这句话成了方春刚的座右铭,贴在家里的每个角落,仿佛一束光,持续不断地照着前路。

“好好干吧”

方春刚真正领悟这句话的含义,是在一次挑战中。工作后,方春刚发现维修变速箱是个棘手活儿。一个立起来的变速箱,比自己都高,且操作不简单。倘若发生故障,厂里无法解决,只能送出去维修。不仅维修周期长,耽误工作,花费还不菲,给厂里带来不少经济损失。

“为什么不买个测试台?”他问师傅。

“那得从美国进口,300多万元。”

“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做一个呢?”他心里生了一丝念头,却转瞬把自己吓了一跳。师傅都没做成的事,我怎么能行?但想法一旦萌生,便挥之不去。这是一件关乎本钢利益和个人荣誉的大事,他不敢声张,只是一下子潜进书海,查资料、问师傅、找厂家……解决方案像退潮时的海岸一点点露出端倪。有了把握后,他向师傅汇报想法。

“你的想法是一种突破。但要做到,得靠那句话。”师傅答。方春刚没问师傅是什么话,因为它早已深入他的骨髓,成为一种动力,并被他不断运用到实践中。

即使有了师傅的肯定,但想把一台闲置车辆改造成测试台,仍难如登天。很快,一个难题悬在面前:这项任务并非单打独斗就能完成,不仅需要领导支持,更需调动焊工割板材、车工加工车孔和车外圆、电工测试电气元件,技术人员则要将闲置矿用汽车改造成变速箱测试台。他能集结这么多人吗?焦头烂额之际,他再次向师傅取经。

“你有几成把握?”师傅问。

“要么零,要么百分之百。”

“好好干吧。”师傅点点头。

吃下了师傅的定心丸,方春刚正式向领导汇报想法。在他提交的方案中,试验改装仅需3万元预算。领导一脸狐疑,300万元和3万元差距何其大,这个年轻人能行吗?但又转念一想,万一做成了,对本钢而言可是天大的收获。最终,他同意这个提议:“好好干吧。”

又一个“好好干吧”。方春刚感觉自己的手在发抖,激动、兴奋、压力、忐忑,种种情绪一闪而过,最后化为一种狂喜。那就开始干吧。

入伏第一天,发动机空间仅能容纳一人,且机体温度高达50多摄氏度。方春刚戴着安全帽,汗水从额头下来,蜇得眼睛什么都看不清楚。他趴在机器上,身体弯曲着,工服被汗水浸湿了。以往遇到这么热的情况,工人都干一会儿缓一会儿,否则会中暑。可方春刚全情投入,忘了时间和外界。只听“轰”的一声,方春刚一阵眩晕,倒了下去。被扶起时,他面色发白,气喘不止。工友把他平放在地上,用冷水浇前额,他这才缓过来。睁开眼,方春刚看到周围的工友,说出的第一句话是:“快好了。”

为掌握变速箱测试台的数据,方春刚亲自参与组装、测试。如果发生故障,他第一时间将变速箱从试验台拆下、分解,逐个零件排查故障原因。有时,他还把手伸进柴油里刷件,再把主控阀放在120号汽油里洗。手拿出来时都是白的——那是被腐蚀过的手,红肿、刺痛、皮肤溃烂。更艰巨的还在后面,测试油道走向的时候,得用打气泵的风管吹,里面的柴油会喷射到脸上。方春刚害怕柴油喷到眼睛里,那叫一个钻心地痛,但又要瞪大眼睛,看清柴油从哪个眼儿里喷出来。每次测试时,柴油和眼睛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较量,比速度、比准确。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有一天,他们成功造出自己的测试台。这意味着方春刚赢了,工友们赢了,本钢也赢了。

测试台的诞生意义非凡。以往,外包出去维修的变速箱如再发生故障,需将全部零件拆下进行检测,费时费力不说,工作效率也低。如今,测试台会精准发现漏点,做到变速箱出厂就是零误差。这项改造仅投入使用一年,就为企业节省约800万元资金。众人齐声欢呼之际,方春刚没和大家庆祝。他太累了,只想躺下休息一会儿。

坚守与传承

一战成名的方春刚成了香饽饽。一次,方春刚带着变速箱去北京分公司拆修。研究过程中,一位来自深圳的工程师和北京当地工程师有了技术上的分歧。深圳总部领导问方春刚:“你觉得谁的判断正确?”方春刚说出自己的看法时,对方不服气,让他讲原理。谁料,多年锤打中的方春刚早已将变速箱拆修的相关原理烂熟于心。听他说完,那位来自深圳的工程师偷偷把他叫到一旁:“我们正缺人,给你3倍工资,你来吗?”

薪酬丰厚,待遇诱人,发展前景可观,可方春刚不为所动。他不愿离开本溪,本溪是他的根,那里有亲人,有朋友,还有扎根多年的本钢。正是在本钢,他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技工,成长为一代技术大拿,也因此获得荣誉、价值感、成就感,这些都远比金钱重要。“人要懂得感恩。”方春刚说。

选择坚守后,留给方春刚的另一课题是传承。一晃,方春刚到了当师傅收徒弟的年纪。工厂靠传承接续,培养接班人是每一位技术大拿的课题。对方春刚而言,只有培养好一代又一代接班人,才能实现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愿景。

本钢以方春刚名字命名的劳模创新工作室,对新生代技术工人进行培训和指导。不仅如此,相继举办的实践产学研项目,如与辽宁科技大学师生共同研发项目,同样也给青年技工带来开阔视野、走向实操的机会。其间,方春刚成为青年技工的引路人。面对一张张青涩、懵懂的脸,方春刚将自己多年技改的经验倾囊相授。平常不爱说话的他滔滔不绝。最后一句话永远是——“还是我师傅那句话:‘胆大心细就能勇往直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