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工人报刊社
 

沙海中,那棵行走的樟子松

作者:文|王晶晶   摄影|佟敏来源:当代工人

李东魁

辽宁省彰武县章古台林场护林员。曾获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林业系统先进工作者、全国森林防火工作先进个人等国家级荣誉,以及辽宁好人、时代楷模、最美辽宁工人等荣誉。


好男儿就上山

不怕风吹,深深扎根于茫茫沙海;不惧霜侵,昂首挺立于天地之间。坚韧不拔、无所畏惧,这是青松的形象,是军人的气质,也是李东魁身上的品质。

东魁曾是一名军人。当年,他在大连旅顺当兵时有一次晋升的机会,但为了建设家乡,他选择了转业。本来他可以到县城工作,或回到所在乡镇,选个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职业,可他却偏偏避轻就重,选择到林业一线。

1987年,李东魁满怀激情地走进国有彰武县章古台林场,他要为家乡的大地增添新绿。他的家乡彰武县位于科尔沁沙地南部,生态环境十分恶劣。他的生长之地阿尔乡镇处于风沙口,可谓沙乡中的沙乡。每到耕种时节,田里的秧苗总是被风沙掩埋,农民只有春种没有秋收,生活极度贫困。李东魁深知,祖祖辈辈饱受风沙之苦。不甘屈服的他要和风沙抗争,这是他投身林业一线的全部理由。

东魁刚上班,就迎来一场挑战。章古台林场有一大片刚刚成长起来的樟子松林,位于阿尔乡镇的一座山上。这片崭新的绿色吸引了沙地周边的牧民,林子经常遭到牛羊的啃食和践踏。林场决定派李东魁和一同分配来的3个小伙子去山上,守护这片林子。

领导找李东魁谈话时说:“山上的工作条件十分艰苦,不亚于上战场,你要有吃苦的思想准备。”李东魁留下一句“当过兵的人不怕吃苦”,转身开始收拾行囊。临出发时,领导又嘱咐他:“你在部队磨炼过,护林任务你要多担当些。”“放心吧,我会看护好这片林子。”话语简短却坚定有力,伴着李东魁走向新的战场。

李东魁熟悉这片山林。上中学时,他曾跟着在林场上班的父亲来过这里。沿着熟悉的山路,他带领队友走到山上。在沙丘的背风处,他们找到了栖身之所,一个阴暗潮湿的地窨子。放下行李后,大家开始绕着山林划分各自负责的区域,等他们回到地窨子时,天已经黑了。

这时,几位年轻人才发现山上没有电。不仅没有电,还没有水。他们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窝头和咸菜,对付几口算是吃了晚饭。夜里,他们挤在冰冷的土炕上休息。山里的风狂吹不止,沙打窗户声与风摇树枝响此起彼伏,吵得他们睡意全无,整夜未能合眼。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其中一人说:“这简直待不了人。”另一人附和:“不想在荒郊野岭葬送了青春。”还有一人干脆说:“下山!”随后,3个同伴开始收拾行李。李东魁劝他们留下,他们纷纷摇头,还劝李东魁一起走。李东魁却说:“我虽然走出了军营,脱下戎装,但我还是一个兵,不能临阵脱逃。”那三人看李东魁态度坚决,便头也不回地下山了。

山上只剩下李东魁。4个人的巡山重担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肩上。山林面积那么大,山路又那么难走,一天两天还可以,时间长了谁都吃不消。当时,李东魁24岁,同样是年轻人,谁甘心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长期生活下去?谁愿意重复这枯燥乏味难以忍受的日子?谁不对未来有美好的憧憬和期待?渐渐地,他的内心产生了动摇。

是走还是留?李东魁在林间徘徊。他想起当年和父亲往山上运树苗的情景:他们清早赶着牛车出发,由于沙路难行,加上牛车速度慢,直到黄昏二人才到达山里。那晚,他们把树苗卸在沙坑,然后在旁边睡下。半夜大风呼啸,成捆的树苗被吹得四散,爷俩借着月光把刮跑的树苗追回来,又在上面压了厚厚的沙土,忙活半宿才保住那批树苗。

和运树苗比起来,栽树不知比这要难多少。无边的沙丘上,父辈顶着狂风,弓着腰,将一棵棵树苗栽下去。没扎下根的要重新栽,被风刮折的要重新栽,干枯掉的也要重新栽。他们春天栽,秋天栽,冬天栽,年年栽,才有了眼前这片松林。

父辈栽下的是沙乡的希望。等到这片林子长大成荫,就能成为沙地边缘的挡风墙。到时候,沙乡的面貌就会转变,乡亲们的日子就有了好盼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更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李东魁决定继续留在山上,守护这片浸透了父辈心血的山林。

青山定不负

无论是炎炎夏日,还是凛冽寒冬,李东魁每天巡山都在12小时以上。要是防火期遇上大风天气,他更是加班加点不眠值守。除了工作上的苦累,他还要面对生活中的种种难题。地处偏远大山,周边看不到一户人家,粮食断了、蔬菜缺了,都得到十几里外的镇上去买。有时他忙得实在没空出山,就在山上寻找些野菜来充饥。那时山里没有通信设备,无法与外界联系,出现了感冒发烧、伤筋动骨等状况,也只能一个人硬挺。

恐惧,是绕不过去的话题。有时,惊悚的场面会在同一天接连出现。有一晚,李东魁巡山回来路过一片坟地,突然从坟顶上冒出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影子来回移动,如飘动的鬼影般瘆人。他朝黑影大喊:“谁?”对面发出“啊啊”的怪叫声。他壮着胆子走近,原来是一只猫头鹰。一场虚惊过后,他走回住所疲惫地躺下。刚要睡着,又被一坨冰凉的东西惊醒,他点亮蜡烛照去,只见一条蛇正蜷在他的被子里。

比恐惧还要可怕的是孤独。白天,他像野人一样在林子里独自穿行。夜晚,他又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到昏暗的住所。陪伴他的,只有马、月光和酒。一匹匹马见证他孑然一身的寂寞,日复一日升起的月亮见证他形单影只的冷清,一壶老酒见证他自言自语时的孤独。更令人感到心酸的是,由于常年生活在闭塞的环境,不与外界沟通,有一段时间他连说话都费劲了。后来,他落下了这样一个毛病:一到半夜,就在睡梦中和自己唠嗑儿。

苦累、恐惧以及常人难以想象的孤独,李东魁都能够忍受。只有一样是他难以接受的,那就是遭到打击报复。他一个人看管整片山林,即使马不停蹄地巡护,也会有偶尔的疏漏。有人上山放牧砍柴,有人挖土挖树苗,还有占用林地开荒种田的。每当看到树林遭到破坏,李东魁都心疼不已。他顺着脚印一路追踪到那些人家里,进行阻止劝说,可换来的不是理解,而是骂声,甚至被对方视为仇家。他们报复李东魁的手段各种各样:有的在山墙上写恐吓的话,有的堵住他的饮水井,有的将他的窗户玻璃砸碎……每一幕都令人心惊胆战。李东魁的家人知道后,都上山劝他说:“你这么多年家舍业地在山上吃苦遭罪,如今又拿命来做抵押,图个啥?赶紧下山和家人过正常日子吧!”李东魁说,选择大山,选择森林,也就是选择了艰难,选择了无悔。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如今,李东魁守护的这座大山已是满目青翠、生机盎然。从风华正茂到两鬓斑白,他以忠诚和担当创造了连续38年无森林火灾和重大涉林案件的奇迹,用青春和汗水换来了8500亩樟子松林的郁郁葱葱。这片松林与彰武大地的一片片林海共筑起坚实的绿色屏障,不仅阻止了科尔沁沙地的南侵,改善了当地恶劣的自然面貌,也守住了辽宁中部城市群的生态安全。

一个人牵着一匹马,跨越崎岖山路,走过风雨兼程。人们都说,李东魁是具有钢铁般意志的战士,“其实我只是山林中一棵行走的樟子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