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工人报刊社
 

他们“把大象装进冰箱里”

作者:文|王雷来源:当代工人

华德海泰车间工人在调试电气柜。

1993年的一天,在沈阳某国营厂工作的铁韧正翻看报纸,一则招聘信息吸引了他。招聘单位叫沈阳华力电气有限公司(沈阳华德海泰电器有限公司前身,以下简称“华泰”),岗位是技术人员。看着自己的工资条,铁韧一咬牙,辞掉工作,来到了华泰。“原因无二,这里的工资比我之前多两倍。”

20世纪90年代的企业普遍野蛮生长,追求“短平快”的经济效益,但华泰偏选择了一条最难最险的路——搞研发。

“闯”字基因

起初华泰的产品是电气开关柜,即将那些开合、控制和保护用电的设备塞进一个柜子里。铁韧打趣,“如同把大象装进冰箱里,拢共分3步:把柜门打开,把设备装进去,把柜门关上。”

任何事情做到极致都绝非易事,电气开关柜也是如此。同行的一些企业图方便,将柜子做得尽量大一些,能够装下更多器件,或者把元件和功能减少些。总之,只求尽快变现,至于未来,很少有人会想那么远。

华泰不这么想,它想从国内电气研发顶尖机构西安高压电气研究所、天津电气传动研究所引进设计图纸,依据图纸进行研发,生产新产品。然而,华泰董事长国世峥抵达后被告知:贵公司没有生产许可,不能引进技术图纸。

20世纪90年代初,计划经济樊篱犹在,研究所的技术只对国有企业放行,政策壁垒之下,大多企业选择放弃,国世峥却看到了希望:“捅破这层纸,我们就会成为民企行业的龙头。”凭着这股闯劲儿,国世峥去市外经贸委游说,又接连跑遍省机械厅、市机械局,踏破门槛,磨碎嘴皮,在“时代不同了,一切向前看”的反复宣讲中,终于得来一纸生产许可。

这种迎难而上的性格,为华泰注入了“闯”字基因。

有了生产许可,技术图纸顺势引入,新产品也接连开发出来在市场上风靡一时。

这种自豪感并没持续太久。一次,华泰的一家客户给国世峥打来电话,邀他到大连欣赏一件“艺术品”。国世峥委托铁韧来到大连,一行人奔到现场,立刻傻眼了。眼前是一台日本厂家生产的电气开关柜,铁韧至今仍用“震撼”来形容当时的感觉,因为他没想到,电气柜也可以做成“艺术品”。

眼前的电气柜,内部器件布线规整,排布紧凑,仿佛阅兵方队;外部棱角分明,色彩素雅,漆面光泽,犹如一件高档家具。铁韧围着电气柜转了一圈又一圈,摸摸柜门柜面,又看看内部布线,爱不释手。铁韧将柜子的全部数据测绘一遍。回到公司,铁韧再看自己的产品,有种“地摊儿货”的感觉。

国世峥召开大会,问大家的想法。结果大相径庭,一半人坚决不同意做,原因很简单,现有的技术水平不允许;另一半人坚持做,包括铁韧在内,“不搏一搏怎么知道不行”。最后,国世峥拍板——做!

做的想法自有道理。如果公司将这款产品研发出来,投向市场,绝对是爆款,也会为公司未来的发展闯出新路。

铁韧着手将图纸重新绘制,又重新引进和设计元件。铁韧说:“得把装进冰箱的大象变小一些”。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公司前后攻关两年多的时间。首先要攻克30多种100多个元件的重新配套,再将这些零部件装进电气柜里协同运作,最后还要通过型式试验。难就难在这型式试验上。型式试验包括温压、绝缘、开断试验,前两项用仪器即可观察,开断试验则是“开合定胜负”。一开一合,设备运行正常,表示通过;否则将会听见“轰”的一声爆炸,整个柜子随即面目全非。铁韧用“全是眼泪”来形容当时的开断试验。第一次开断试验,爆炸。铁韧分析原因,重新做柜,结果第二次,又炸。第三次,铁韧不敢看了,躲在外面听声音。许久之后,他没听到爆炸声,听到的是欢呼声。

1995年,做出样机的华泰,在大连举办的中国电力展会上成为唯一的焦点,人们把华泰的展位围得水泄不通。一位来自北京供电局的工程师激动地握着国世峥的手,再三叮嘱:“一定要来北京介绍你们的产品。”两个月后,公司产品又在北京举办的国际电力展上成为明星,顺利打入北京市场。

决胜虎石台

如国世峥当年的预想一样,华泰不仅闯出了一条路,更成为行业翘楚。

适逢国家推进城乡电网改造,很多单位原计划引进进口设备,如今纷纷掉转方向,开出订单。1997年,华泰还获得石化行业的订单,同年产值突破1亿元。这在国世峥看来,是公司成长历程的一个里程碑,因为与华泰同时竞争这个大订单的还有另外一家重量级公司,华泰和这家公司对决,并无十足的把握。

客户要求,要在一个月时间做出样机,这又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在铁韧看来,这是违背生产逻辑的要求,即便严格把控生产流程,也至少需要两个月。但华泰的“闯”字基因再一次迸发活力,铁韧将生产流程打碎,同步进行,画图纸的同时,想法已同步传达到车间,车间开始加工,24小时不停工。

最关键的型式试验来了,地点在沈阳虎石台试验站。竞争对手得到消息,前来旁观,华泰拒绝对方参观,双方一度剑拔弩张。夜幕降临,华泰的开断试验正式开始。铁韧不敢看,蹲在外墙根儿下静听,一抬眼,竞争对手也蹲在一旁,双方相距数米。于是,一幅有趣的场景出现了:沉默的夜色中,两排人各自蹲守,只见两旁点点亮光忽闪,那是双方各自捏在指尖的烟头。

试验只需十几分钟,但铁韧觉得比10年还漫长。1分钟,5分钟,10分钟,终于听到屋内传来的欢呼声,铁韧这一侧的人瞬间起立,蹍灭烟头,相拥而

试验成功,代表样机合格,接踵而至又一个“不可能”——客户提出一个月交付产品的需求。但华泰又做到了。铁韧记得交货那天,早上6时开始装车,深夜接到客户电话说货到了的瞬间,适逢大雨倾盆,“像极了当时释放的心情。”铁韧说。

打赢了这一仗,国世峥形容如同翻过了雪山、爬过了草地,产品销量持续攀升,回笼的资金又大笔投向研发,研发后又推出新产品,形成了滚雪球效应。华泰销售人员的口号也从“进口质量,国产价格”变成了“不怕你不买,就怕你不来”。签合同订货自然成为每一个来华泰的客户参观后做的第一件事。

新世纪之初,市场趋于饱和,加上仿制产品层出不穷,产品利润一再走低。公司也在思考出路,尝试做过电采暖,也投资过房地产,但收效甚微。

国世峥明白,要继续发展,可更换赛道,但不能换赛场。早在2008年,公司便决定继续专攻电气领域,告别过去的老产品,转型升级做环保型充气柜。转型升级做环保型充气柜最大的难点,是替代六氟化硫气体技术。六氟化硫气体因绝佳的绝缘性、灭弧性、散热性,已在电气设备上使用了上百年,但六氟化硫气体导致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2.4万倍。一个小公司敢于向整个行业挑战,为这一目标,公司集结了大量国外专家,加上以铁韧为代表的技术人员,用洁净空气或氮气作为绝缘介质替代六氟化硫,研制出“零碳”开关设备,属国际首创,华泰也迅速跻身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2020年9月,中国明确提出2030年前碳达峰与2060年前碳中和目标,环保型充气柜成为市场新宠。2023年12月,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上,华泰作为中国代表团电器工业领域的唯一企业代表亮相,向世界分享自主研发的减排创新成果。

至于未来,国世峥说,公司不会畏惧风浪,正如那个等待型式试验的黑夜,虽然暂时无法看清前路,但每个人都怀揣梦想。      

分享到: